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公司荣誉

青灯古佛

时间:2019/11/7 13:58:01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17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这是一个WIFI遍地的时代,这是一个娱乐至上的时代,这又是一个文化喧哗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,抖音、直播、游戏、音乐、微博、充斥着我们闲暇的生活,这些多感官刺激的确很容易让我们沉醉其中。然而,我认为,这种生活方式如若一成不变,那么终将影响我们生命的质量。或许,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可以让...

这是一个WIFI遍地的时代,这是一个娱乐至上的时代,这又是一个文化鼓噪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,抖音、直播、游戏、音乐、微博、充斥着我们闲暇的生活,这些多感官刺激切实其实很轻易让我们沉醉个中。然而,我认为,这种生活方法如若一成不变,那么终将影响我们生命的质量。或许,还有另一种生活方法可以让我们在这喧哗的场域中沉潜下来。

  寂寞一词不合于孤单,孤独,更不是无聊,无所谓。寂寞有其独特的境界,有其高远的追求,有其超凡的聪明。

  佛家最讲究清修,在远离尘嚣中享受寂寞,在享受寂寞中大彻大悟。释迦摩尼在菩提树下打坐四十九天,听风起风散、观风花霁月、悟人皆有佛。青灯古佛,说的就是佛家寂寞的修行生涯。“一盏清灯伴古佛,半为修行半入佛。清灯古佛一相伴,不负如来不入魔”。

  李煜获得了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世。”获得了“别时轻易见时难,无限江山。”获得了一个在失败皇帝身上的另一个称号“千古词帝”。被冷眼多年的苏秦也获得了合纵联盟之术,获得“六国之相”应有的爱崇。

  我想,在青灯中寻觅古佛,在寂青灯古佛

  在《怀念地坛》中,史铁生曾提出一个概念“回归零度”,说的是人在缤纷错乱的现实中去寻找生命本来的轨迹。在他遭碰到社会的霸权后,史铁生一次次地选择投身到那个破败、古老的地坛,与地坛融为一体,在寂寞中思虑生命,在寂寞中回归本真。

  李煜一个失败的君主,在国家沦陷后被囚禁于汴京。在这里,没有佳人陪伴,没有群臣朝拜,更没有无限江山。这个深邃幽冷的宫中他一无所有,委实寂寞。苏秦师出鬼谷,学成出山,然游历多年却依旧穷困潦倒。回籍后倍受冷眼,家人百般嘲讽称他舍本逐末,逞口舌之利。我想,此时他们俩的心坎一定是寂寞的。接来的日子,一个在冷宫中品味情愁,在寂寞中泼墨洒泪;一个在在焚膏中苦读继晷,在寂寞中融会“纵横”。

  是的,在寂寞中沉潜,不失为在世间生计的一种较佳方法。那么,寂寞到底得能到了什么?

  在寂寞中沉潜,在沉潜中爆发。当看到一个其貌不扬的人在孤独前行时,不要嘲笑他。或许,在贰心坎中,蕴藏着加倍深邃深挚浑厚的力量。而我们自己在笑过、玩过、疯过、醉过之后,是不是也可以在夜深人静时挑灯拨盏,读几本好书;春意阑珊时,泡一杯淡茶品味窗外残存的诗意;心浮气躁时,独自背上行囊去一个不曾到过的远方。

高三:申思远

  在《怀念地坛》中,史铁生曾提出一个概念“回归零度”,说的是人在缤纷错乱的现实中去寻找生命本来的轨迹。在他遭碰到社会的霸权后,史铁生一次次地选择投身到那个破败、古老的地坛,与地坛融为一体,在寂寞中思虑生命,在寂寞中回归本真。

  李煜一个失败的君主,在国家沦陷后被囚禁于汴京。在这里,没有佳人陪伴,没有群臣朝拜,更没有无限江山。这个深邃幽冷的宫中他一无所有,委实寂寞。苏秦师出鬼谷,学成出山,然游历多年却依旧穷困潦倒。回籍后倍受冷眼,家人百般嘲讽称他舍本逐末,逞口舌之利。我想,此时他们俩的心坎一定是寂寞的。接来的日子,一个在冷宫中品味情愁,在寂寞中泼墨洒泪;一个在在焚膏中苦读继晷,在寂寞中融会“纵横”。

  是的,在寂寞中沉潜,不失为在世间生计的一种较佳方法。那么,寂寞到底得能到了什么?

  在寂寞中沉潜,在沉潜中爆发。当看到一个其貌不扬的人在孤独前行时,不要嘲笑他。或许,在贰心坎中,蕴藏着加倍深邃深挚浑厚的力量。而我们自己在笑过、玩过、疯过、醉过之后,是不是也可以在夜深人静时挑灯拨盏,读几本好书;春意阑珊时,泡一杯淡茶品味窗外残存的诗意;心浮气躁时,独自背上行囊去一个不曾到过的远方。

  在这个纷纷复杂的社会,生活给予了我们多彩的享受。微信、微博、游戏、音乐、片子、充斥着我们闲暇的生活,这些多感官刺激切实其实很轻易让我们沉醉个中。然而,我认为,这种生活方法如若一成不变,那么终将影响我们生命的质量。或许,还有另一种生活方法可以让我们在这喧哗的场域中沉潜下来。

  寂寞一词不合于孤单,孤独,更不是无聊,无所谓。寂寞有其独特的境界,有其高远的追求,有其超凡的聪明。

  佛家最讲究清修,在远离尘嚣中享受寂寞,在享受寂寞中大彻大悟。释迦摩尼在菩提树下打坐四十九天,听风起风散、观风花霁月、悟人皆有佛。青灯古佛,说的就是佛家寂寞的修行生涯。“一盏清灯伴古佛,半为修行半入佛。清灯古佛一相伴,不负如来不入魔”。

  李煜获得了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世。”获得了“别时轻易见时难,无限江山。”获得了一个在失败皇帝身上的另一个称号“千古词帝”。被冷眼多年的苏秦也获得了合纵联盟之术,获得“六国之相”应有的爱崇。

  我想,在青灯中寻觅古佛,在寂寞中迈向前方,一定会走出一番别样寰宇。


相关评论
澳门担保网Copyright © 2010-2022